您的地位:主頁 > 說說 > 注释

庞氏“青年”水氢汽車梦,多看一眼会知道,那就是一个局

內容導讀: 大門被打開,61歲的龐青年在他租用的廠區裏直面來自全國的媒體記者。30多攝氏度高溫下,他仍堅持西裝革履,說話時眼神堅定,展現出一副裸露心扉的神態。 他身处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阳市的老牌知名企業南阳二机石油配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区。这家...

图片
 
大門被打開,61歲的龐青年在他租用的廠區裏直面來自全國的媒體記者。30多攝氏度高溫下,他仍堅持西裝革履,說話時眼神堅定,展現出一副裸露心扉的神態。
他身处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阳市的老牌知名企業南阳二机石油配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区。这家工厂几年前效益下滑,有了空余的厂房,在当地招商引资大潮中前来的庞青年便租用了其中的一些厂房,作为他理论“水氢汽車”梦想的大本营。
“水氢汽車”将庞青年和南阳拉到了聚光灯下,质疑声扑面而来。言论能量波之下,一边是庞青年的种种过往被掀开,批评的声音将其近年的所作所为直接称为“庞氏骗局”,赞誉者则将其视为坚持梦想的英雄;另一边,有冷静的观察者提出疑问:是誰成就了“龐青年”?南阳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在市场经济中恰如血气方刚但也不免冲动的青年,他们渴望发展,对“大项目”充满膜拜,却常常对“圈套”还是“馅饼”得到判断。
造車夢
當龐青年還是一個青年時,他的夢想便已經開花結果。
21歲,他便創辦了一家膠帶廠,彼時,正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元年”。
1986年,28歲的龐青年創辦橡膠廠。同年,著名的永世自行車集團成立,龐青年的橡膠廠成爲了這家新集團的輪胎供應商,並由此在自行車行業內推而廣之。
1993年,庞青年的橡胶厂变更为浙江杭通集团,运营范围开始涉及摩托车、汽車轮胎的生产、销售,算是开始与汽車行业有了一点交集。这一年,他的同乡李书福开始生产摩托车。
以上經曆,常見于各種與龐青年個人有關的新聞報道中。
1995年,经过卖轮胎与汽車行业有了交集的庞青年正式跨入这个行业,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合作成立北方福来汽車公司。同年,李书福创立吉利汽車。
此后三年,北方福来汽車公司运营惨淡,走到破产边缘。1999年,这家公司改制,庞青年成为了控股股东——他把赌注全部押到这家濒临破产的企業,却也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辰。
“你可以说他有战略目光,也可以说他好赌——他好像两方面都有。”一位曾经与庞青年打过多年交道的汽車经销商评价说。
金华青年汽車制造有限公司随之成立,这是庞青年第一次将本人的名字与一家企業、一个行业放在一同。此后多年,他反复强调本人一直有着强烈的造車夢。
他引進德國NEOPLAN客車制造技術,專業生産青年·尼奧普蘭系列豪華客車,這個車系一度占據國內豪華客車70%的市場份額,其中,國內200萬以上價位的客車市場被其獨占。借著豪華客車成功的東風,他又與德國MAN合作,進入了重卡領域。
2004年,庞青年又一次将目光锁定到一家困难重重的企業——贵航云雀汽車公司——庞氏的青年汽車(以下“青年汽車”为庞青年家族所控企業统称)以1亿元将其收买。
从当时披露的信息来看,成立近十年的云雀汽車,总共仅生产了一万多辆汽車,这样的企業对贵航这样的大国企来说不足挂齿,但庞青年看到了其中的核心价值——云雀汽車拥有官方认定的轿车造车资质,这是众多像青年汽車这样的民企可望而不可即的身份证。
青年汽車经过收买“云雀”的买卖获得了一张轿车生产“牌照”,由此进入乘用车制造领域。业内对此的看法是,在汽車生产采取“目录”制的环境下,以1亿元获得一个造车资质,代价并不算高。
至此,青年汽車完成了在汽車全领域(客车、卡车、乘用车)“通吃”,庞青年被称为国内汽車行业独一也是第一个横跨三大领域的人。
2007年年底,庞青年正式将“云雀汽車”更名为“青年莲花”。
青年汽車的官方网站材料显示,该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車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車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車工业集团。
“圈地”與爛尾
庞青年的造車夢想看起来顺风逆水,于是他便开始设想他庞大的汽車王国蓝图。
2009年左右,庞青年忽然公开向外界抛出了一个高达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声称要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以使青年汽車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这是一个令行业内外都瞠目的宏大计划。
多數人從事後的結果反推,都認爲是前期發展過于順利讓龐青年犯了“大躍進”的錯誤,才提出了這樣一個計劃。
与庞青年打交道多年的汽車经销商则有本人的猜想:“可能(青年汽車)内部出现了一些困难,他(庞青年)想经过一些‘非常手腕’来遮盖这些困难,并使他的汽車王国梦想不受影响。”他提示,青年汽車的盈利核心还是奢华客车,但动车、高铁的出现使之遭到冲击,而庞青年又有心在乘用车领域进行扩张,需求巨大的资金支撑。
在这个计划公开前,庞青年将瑞典的萨博汽車定为他的又一个收买对象。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虽然最终未能如愿收买萨博汽車,但青年汽車为此花费了1.1亿欧元。
“資金壓力可能讓他(龐青年)有點急,同時,有些項目可能最后也想好好做,但最終有心無力。”經銷商猜想。
2011年8月,鄂尔多斯市有关方面与青年汽車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車承诺在当地投资290亿元,完成年销售1600多亿元,利税530多亿元。其中,承诺在当地投资瑞典萨博汽車AB项目,并计划年销售1126亿元,完成利税332亿元。当地则给该项目配置相应的煤炭资源或开采矿权。
但就在收买尚未成功、生产线也没有投产、政府承诺的煤炭目标还没有兑现的情况下,青年汽車就将煤炭目标转卖给一家能源企業,并收取了2亿元定金。最终青年汽車收买萨博汽車失败,鄂尔多斯政府决定不再给其煤炭目标。预备接手煤炭目标的企業向吉林白山警方报案,称遭诈骗。警方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自始至终,青年汽車并未在鄂尔多斯进行本质性投资投产。但类似鄂尔多斯的有始无终的烂尾项目,并非孤例。
2010年,青年汽車承诺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車项目,石嘴山政府对该项目配套煤矿。据《中国运营报》报道,配套给青年汽車的煤矿被转卖,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2014年,该项目因拖欠员工工资被彻底叫停。
2010年,曾被称为连云港市有史以来引进的最大汽車产业项目、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車的连云港青年汽車项目烂尾,当地政府随后发出了该项目的土地。
2013年,庞青年向媒体确认六盘水和海宁项目已中止,称青年汽車将集集团优势和优质资源力量建设好浙江杭州、金华、山东三大基地。但理想上,三大基地中的两个曾经烂尾。
浙江杭州项目2008年开始投资建设,是青年莲花汽車的生产基地和注冊地。2017年,青年莲花破产清算。同时,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方面向青年莲花汽車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也向青年莲花汽車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在山东济南,因未兑现投资、投产承诺,当地政府对青年汽車提起诉讼,要求拿回5.3亿元投资款;山东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则在2015年发出了泰安青年汽車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计划将该公司打包出售。
贵州省六盘水市工商联曾在“两会”提案中点名批评了青年汽車——“由于对招商企業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加入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車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外界紛紛對龐青年在各地投資的真實意圖表示懷疑。但他直接回應,“傻瓜才會圈煤圈地。我們悶著頭幹技術的人,不屑幹這事。”
直面爭議
“悶頭幹技術”的龐青年再次被拉回到聚光燈下,正是因爲他所熱衷的“技術”。
5月23日,中共南陽市委機關報《南陽日報》在其頭版刊發音讯稱,一款“水氫發動機”在當地下線,采用該發動機的車輛不用加油、也不用充電,只需加水就可行駛,即可通過催化劑進行化學反應産生氫氣,續航裏程超過500公裏。音讯一出,輿論嘩然,質疑聲四起。
事情的配角是庞青年所控制的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下称“洛特斯公司”)。青年汽車方面把言论风口中的这种技术称为“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完成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
按照青年汽車的说法,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无水质要求,自来水、河水、海水均可运用),用户无氢气成本,减少了氢气的存储与运输。
但這些說法被業內專業人士稱爲“不太高明的商業宣傳噱頭。”因爲從科學原理來講,通過水和多種金屬氫化物反應是可以獲得氫氣的。加水的目的,並不是把水變成氫,而是通過加水進行化學反應,把金屬氫化物中的氫提取出來。也就是說,所有的這些反應,都必須要有水的參與。如果它把這種真實的過程注明出來,那沒有錯,只不過,這是一種拙劣的商業宣傳手法,有忽悠政府和資本的嫌疑。這樣的技術“完全不具備商業可行性,經濟性、實用性和環保性都不具備”。
国内一位不情愿泄漏姓名的权威专家则表示,所谓的水氢发动机,实践上是在特定的安装中,放入铝粉和水,经过两者的反应获得大量的氢气来驱动汽車。这专家表示,从全周期能耗角度来看,目前铝的制取方式是电解铝,生产一公斤铝的电耗在13kWh左右,而在100%转化率下,生产一公斤氢气需求九公斤铝,因此生产一公斤氢气需求约117度电,而如今电解水制氢一公斤耗电在50度电左右,铝粉制氢存在能耗过高的成绩;从经济性来看,市场上铝的价格曾经超过10元每公斤,按照9公斤铝制取一公斤氢气计算,则生产一公斤氢气的材料成本在63~90元,尚未考虑将块状铝制成铝粉的费用和能耗。“综上,从大方向来讲,这种制氢路线并不符合节能和环保的要求,”成本成绩也注定其无法商业化。
巨大的輿論壓力之下,龐青年不得不親自直面媒體。5月25日上午,他現身洛特斯公司。
龐青年介紹說,“水氫貨車”系統的工藝,應該叫做“車載水解制氫技術”,需求用到鋁粉、水,還有一種被他稱爲最爲奥秘的催化劑。這是他第一次泄漏所謂“水變氫”技術的核心內容,但他始終不肯泄漏口中奥秘的“催化劑”爲何物,只說是一種納米材料。
按照他的说法,早在2003年,青年汽車就开始进入氢能源技术领域,也与湖北工业大学等科研院校展开了技术合作,这几年,由于资金成绩,青年汽車确实遇到了难题,但并没有放弃这项技术的研讨。
早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車就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車在青年汽車诞生。
2018年11月初,庞青年曾在“国际氢能与燃料电池汽車大会”上泄漏了他的又一个宏大计划:青年汽車欲建成五位一体(即氢发动机、氢能整车产品、制氢技术、运营模式、制氢加氢)的氢能产业链。
随后的12月,青年汽車与南阳高新区签署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車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建成后可完成产值300亿元,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洛特斯是这个项目的运营主体,由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按照51:49占股合资成立,单方认缴资金为2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南阳市政府方面前期出资为40亿元。
庞青年说“水氢”研讨“没用政府一分钱,用的都是本人的钱”。这也一定程度上给本就资金链紧张的青年汽車形成了运营困难。
當地政府相關負責人面對媒體采訪時則說,所謂“水氫”技術只能是氫能源應用的一個補充,而氫能源現在也只是其他能源的一個補充,不管是市場空間,還是目前技術的可靠性,離商用的差距巨大。
“目前還沒投入市場,更不能上牌,只能在本人廠區試試。”在現場,龐青年承認。
誰成就了“龐青年”
在30摄氏度高温的半夜,庞青年在进行技术解释、承认本人负债近40亿元、被限制消費等敏感成绩时,没有太多的激动。他平静的背后,是青年汽車集团14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業,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8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消費。
中国裁判文书网及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从2015年至今,青年汽車的7家公司涉及的总诉讼数量超过千起,被判赔偿领取的总金额超过百亿元。次要涉及的案件类型有两类,一类是银行等金融机构起诉这7家公司归还贷款或承兑汇票贴现,另一类是供货商或销售商起诉这7家公司索要各类欠款,其中,一笔10万元的油漆款被拖欠长达7年未还。
以上种种,也成了外界逼问南阳市的成绩之一:对这样满是失信记录个人和企業,当地政府在招商引资时难道没有调查?
南阳市高新区投资公司担任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在合资之前,南阳方面曾经调查到,青年汽車集团共负债50多亿元。但随后他们以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化解了这个成绩,“我们觉得明明有风险还要去做肯定是不对的,然后就要求庞总那边提供一个没有负面清单、没有负面影响的公司”。青年汽車方面提供了由庞青年儿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了单方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
在青年汽車正式落户后,南阳方面也是积极支持、配合。
当地媒体报道显示,4月11日,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再次到访氢能源汽車项目现场,要求高新区和相关市直部门要自动担当、自动作为,上门服务、提升效能,全力以赴加快项目建设,力争培育出千亿级的氢能源汽車产业集群。
当地政府要求,年内要落实完成氢能源大巴1000辆、氢能源物流车5000辆订单合同。从政府公开的采购信息看,南阳市曾经向青年汽車采购了72辆单价120万元的燃料电池城市客车,成交总金额为8640万元。照此计算,要完成1000辆氢能源大巴的订单合同,南阳市总共需求掏出12亿元,这还不包括氢能源物流车5000辆的订单量。
细看之下可以发现,交付的燃料电池城市客车是由金华青年汽車供货,而洛特斯公司目前在南阳还只要“研发中心”,根本没有投资生产。
但庞青年和青年汽車并非第一次享用这种的热情对待。理想上,几乎所有此前曾经烂尾的项目,在开始之初,当地政府往往都是报之以极度的热情和配合,要地给地,要资源给资源,要政策给政策,政府大开绿灯,甚至直接兜底。比如当年与鄂尔多斯的合作,青年汽車当时并未真正收买萨博汽車,便与当地政府签订了协议,获得了煤矿目标。
“汽車项目在地方招商引资中一向很抢手,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一位在多个地区从事过政府招商工作的人士揭秘了青年汽車深回礼遇的谜底。“不只仅是汽車,重工业项目都很吃香,由于往往都体量大,对处理地方就业,提升GDP的作用非常明显。”
青年汽車南阳项目的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辆/年,三班30万辆/年新能源乘用车,估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添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这些数字无疑对前几年刚推出“龙腾计划”的南阳市充满吸引力。
南阳的“龙腾计划”是指:选择龙头企業,梳理主导产业链条,经过延链、补链、强链,整合完善产业链,努力构成龙腾南阳之局面。也是在“龙腾计划”推出后,南阳就曾投资100亿建设“巴铁”项目,这后来被证明是一个庞大的非法集资项目。
目前的情況發生了變化。
“水氢”言论迸发后,南阳市立即表态,先称记者旧事写作不严谨,随后特别阐明:“腾博会娱乐平台各界关注的40亿元投资就用于该产业园建设,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经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本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成绩。下一步,将继续本着积极审慎的态度,对该项目做进一步可行性研讨,严控风险,确保在资金投入方面不出成绩。”
庞青年也出来埋怨,南阳市政府实践只领取了9800万元注冊资本,目前40亿元资金未到账,而他和他的高管们曾经几个月没拿工资,并且自掏腰包投入了很多钱。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则针对“水氢汽車”事情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車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目前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龐氏青年的水氢汽車梦还能做多久,有待工夫的检验。但很多事情,多看一眼,都会知道那是一个设定好了的局,有些人有些地方曾经付出代价,但前赴后继者比比皆是,这又会是GDP提升冲动那么简单吗?

編輯:

本文標簽: 水氢汽車龐氏青年
相關閱讀
热门关键词: 腾博会娱乐官方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站是多少 腾博会娱乐是真的假的 腾博会娱乐网址是多少 腾博会官网大厅下载 腾博会娱乐靠谱吗 腾博会娱乐平台 腾博会娱乐app 腾博会娱乐城 腾博会娱乐老虎机 腾博会娱乐在线 腾博会娱乐场 腾博会娱乐客户端 腾博会娱乐国际网站 腾博会娱乐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下载 腾博会娱乐国际 腾博会娱乐游戏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页版 腾博会娱乐电子游戏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 腾博会娱乐注册 腾博会娱乐官网 腾博会娱乐平台官网 腾博会娱乐线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怎样样 腾博会娱乐登陆 腾博会娱乐下载
苏州市 大庆市 哈尔滨市 南阳市 嘉兴市 大连市 重庆市 威海市 武汉市 台州市 福州市 南京市 石家庄市 广州市 郑州市 佛山市 昆明市 长沙市 泉州市 北京市 上海市 济宁市 洛阳市 临沂市 常州市 东营市 保定市 邯郸市 西安市 沧州市 绍兴市 潍坊市 宁波市 天津市 温州市 成都市 长春市 无锡市 淄博市 烟台市 南通市 济南市 沈阳市 东莞市 唐山市 青岛市 金华市 徐州市 杭州市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