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主頁 > 財經 > 注释

300亿甯波首富破产:曾"打败"徐翔 宁波国资委旗下公 司被套

內容導讀: 25年前,38岁的熊续强决定不做公务员,创办房地产开发公司银亿集团。当年他可能不会想到,本人会创办宁波规模最大的民营企業,本人也成了宁波的首富。 中國基金報 泰勒 今天一則大音讯在資本圈炸開了鍋。 甯波首富熊续强悄然申请了破产重整。他在20...

"25年前,38岁的熊续强决定不做公务员,创办房地产开发公司“银亿集团”。当年他可能不会想到,本人会创办宁波规模最大的民营企業,本人也成了宁波的首富。"

中國基金報 泰勒
今天一則大音讯在資本圈炸開了鍋。
甯波首富熊續強悄然申請了破産重整。他在2018年的胡潤百富榜上以295億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甯波首富之稱。
25年前,38岁的熊续强决定不做公务员,创办房地产开发公司“银亿集团”。当年他可能不会想到,本人会创办宁波规模最大的民营企業,本人也成了宁波的首富。
而25年後的今天,63歲的熊續強或許也沒想到,本人將面臨公司上市以來最大的困境。
图片
 
全国企業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银亿集团于6月14日向宁波中院作出申请,目前未显示申请被受理。
图片
 

ST銀億:控股股東母公司以及控股股東申請重整

6月17日半夜,上市公司ST銀億發了公告,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甯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
图片
 
公告提及,2019年以來,ST銀億的控股股東母公司銀億集團、控股股東銀億控股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雖竭力制定相關方案、通過多種途徑化解債務風險,但仍不能徹底擺脫其流動性危機。
为妥善处理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债务成绩,保护广大债务人利益,该两家公司从本身资产情况、负债情况、运营情况等方面进行分析,认为均属于可顺应市场需求、具有重整价值的企業,故银亿集团、银亿 控股分别于 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
銀億集團總部位于浙江甯波,公司官網顯示其創立于1994年,爲工業制造、房地産開發、國內外貿易和現代服務業爲主的綜合性跨國集團。
官网显示,2017年,集团完成销售支出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目前银亿集团列中国500强第215位,中国服务业百强第83位,中国民营企業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業第3位。
图片
 
除了ST銀億,銀億集團還控股了康強電子、河池化工等上市公司。
甯波首富熊續強與上市公司ST銀億的股權關系如下。
图片
 
那麽,究竟發生了什麽?導致了甯波首富的隕落?我們來梳理一下。

危機爆發:連3億債務都還不起

去年12月底,銀億股份發布公告稱,因短期內資金周轉困難,致使發行的“銀億房地産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以下簡稱“15銀億01”)未能如期償付應付回售款本金。
图片
 
據公告顯示,此次違約債券發行規模爲3億元,發行利率7.28%,期限爲5年。
2019年4月25日,ST銀億發布業績調整公告。公告稱,其2018年度淨利潤由原來的預計盈利2-4億元變爲虧損5.7億元-6.3億元。
从财报中看,2018年一年,ST银亿的“双主业”均出现营收下降,汽車零零部件营收下降36.54%,房産销售营收下降21.81%。
最終,2018年財報顯示,ST銀億2018年淨利潤虧損5.73億元,同比減少135.81%。虧損還在擴大,2019年第1季度,ST銀億再度虧損,數額達到2986萬元,同比下降93.10%。
除此之外,從財報中看,ST銀億的貨幣資金從2017年的41.39億元直降到8.35億元。一年之間,減少了33億元。
截至4月30日,根據ST銀億的公告顯示,公司到期未能清償的債務總額達到24億元。
銀億股份自2011年成功借殼上市以來,年度業績從未出現過虧損。這意味著,2018年是銀億股份借殼上市後的首個虧損年。

獨董余明桂對年報有異議

已經辭職

銀億股份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除獨立董事余明桂先生外,公司董事會、監事會及其他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保證年度報告內容的真實、准確、残缺,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严重遺漏,並承擔個別和連帶的法律責任。
图片
 
銀億股份獨立董事余明桂先生對年度報告投棄權票,棄權缘由爲:公司管理及內部控制體系存在严重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關聯方資金占用導致的應收款項壞賬准備計提能否充分存在不確定性。子公司南京銀億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對百勝麒麟(南京)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的應收利息的可回收性及其壞賬准備的計提能否充分存在不確定性。可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業績補償及相關事項存在不確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事項的存在導致無法保證本議案的真實、准確、残缺。
余明桂于2019年4月25日向銀億股份董事會提出辭去第七屆董事會獨立董事及董事會審計委員會主任委員、提名委員會委員、薪酬與考核委員會委員職務,辭職後將不再擔任銀億股份任何職務。

ST銀億資金被控股股東占用

由于债务未清偿,ST银亿被兴证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随后,宁波中院根据兴证资管的申请对ST银亿名下部分财产进行了查封、冻结。其中包含4家子公司,还有一家为新三板上市企業。
截至4月30日,ST銀億及子公司共9個銀行賬戶被凍結。
4月30日,銀億股份發布《關于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資金占用觸發其他風險警示情形暨公司股票停牌的提示性公告》。
5月6日,公司開市起被實行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銀億股份”變更爲“ST銀億”。
這跟控股股東不無關系。
ST银亿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8 年12月31 日,实践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ST银亿公司及其子公司非运营性资金余额22亿元”,此数额占2018 年度经审计净资产151亿元的14.92%,截至本报告日尚未归还。
而年報顯示,到2018年年末,ST銀億的短期借款及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合計金額達91.55億元,其中已逾期債務24.33億元,但同期公司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爲7.47億元。
也就是說,在ST銀億本身就有24億債務逾期的情況下,還被大股東及關聯方占款了22億元。
據財新報道,這筆錢被大股東熊續強拿去償還本身的債務了。
深交所當即下發問詢函。
图片
 
年报显示,ST银亿实践控制人存在利用其控制的关联企業非运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2018年累计发生额为31.93亿元,期末余额22.48亿元。而截至目前,累计偿还额仅3.11亿元。
st银亿此前公告,为收买房地产项目,2018年公司全资子公司宁波银亿房産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分别与宁波杰出、宁波盈日公司签订了《不动产意向协议》,并按协议商定,分别向前述两家公司领取了13.72亿元和5.87亿元的部分收买款。
但st銀億尚未取得相關房地産項目或股權,爲充分保障公司利益,公司按照謹慎性原則將上述款項認定爲資金占用行爲。
图片
 
而對于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在6月10日的時候,上市公司收到甘肅證監局的監管措施決定書。
图片
 
公告顯示,公司2018年度共發生7筆大股東非經營性資金占用,資金占用發生額爲34.51億元。截止2019年4月30日尚有22.48億元未歸還,占最近一年公司淨資産的15.38%。證監局決定對公司采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公司應當立即采取積極措施,发出被大股東占用的資金,並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30日內向我局提交書面整改情況報告。
對于董事長熊續強,副董事長方宇、張明海,董事王德銀,財務總監李春兒,時任董事會秘書陸學佳,證監局決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高分紅輸血大股東

先來看看ST銀億的前十大股東,裏面的前四大,分別是,甯波銀億控股有限公司、甯波聖洲投資有限公司、熊基凱(熊老板兒子)、西藏銀億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爲分歧行動人關系。
图片
 
也就是實控人熊續強一共持有了上市公司超過70%的股份。
值得留意的是,现金流在2018年堕入短缺的银亿股份,在2018年6月19 日,银亿股份施行了高比例现金分红,总股本 40.28亿股,每10 股派送人民币7元(含税)现金股息,合计约 28.2 亿元。
28億元的分紅總額,要知道對于一家中小市值的公司來說,這無疑是一份超豪華分紅“套餐”了。
熊續強等分歧行動人持有公司超70%的股份,28億的分紅,就有20億流入了自家人的口袋,可謂“肥水不流外人田”。
最關鍵的是,這28億元是什麽概念?現金分紅的金額占報告期內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的176.08%,占報告期末母公司累計可供分配利潤的82.75%。
可以說幾乎把上市公司絕大部分可以分配的利潤都分掉了。

甯波國資委旗下公司曾接盤部分股份

目前已經被套

熊續強不是沒想過自救。
去年12月,控股股東銀億控股及其分歧行動人熊基凱(熊續強之子)爲銀億股份引入戰略投資者。
銀億股份12月18日公告,銀億控股及熊基凱與甯波開發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甯波開投)簽署《轉讓協議》,前者將向甯波開迎合計轉讓銀億股份5.13%的股權。买卖完成後,銀億控股及其分歧行動人、甯波開投的持有銀億股份的比例將分別爲73.76%、5.13%。
图片
 
上述轉讓的目的是,銀億控股及熊基凱以其持有的轉讓標的股票,用以歸還銀億集團有限公司應償還甯波開投截至2018年12月20日的剩余借款本金、利息及逾期利息,合計10.34億元。
從上述轉讓方式來看,類似于變相的“債轉股”。公告顯示,轉讓的標的股份中,銀億控股持有的1億股銀億股份股票以及熊基凱持有的1億股銀億股份股票均處于質押狀態,質押權人均爲甯波開投。
在談到上述买卖對公司的影響時,銀億股份表示,本次买卖是爲化解本身債務問題而做出的商業行爲,同時引進戰略投資者,推動上市公司産業深化發展與轉型升級,增強上市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及盈利能力。
受讓方甯波開投爲國有獨資公司,去年12月14日,上述權益變動已經獲得甯波市國資委批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轉讓的每股價格爲5元。
截至今日,ST銀億的股價爲1.94元/股,甯波開投已經大面積浮虧,大約虧了60%多。

63歲甯波富豪的發家史

从杭州化工学校毕业后,熊续强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市级机关里。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業减亏、扭亏的工作,1991年,熊续强被任命为宁波罐头食品厂的一把手,当时宁波罐头厂亏损严重,一年亏损的额度达两三千万,堕入了资不抵债的境地。而在熊续强上任一年后,这家老国企就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当时宁波的外贸经济尚未起飞,罐头厂的创汇额能占全市创汇总额1/5左右。
在中国城镇化刚起步的 1994年,38岁的熊续强选择告别体制下海经商。
图片
 
1994年,熊續強敏銳地捕捉到了房地産大趨勢,隨即組建了銀億集團。1998年,趁著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之前,銀億接手了甯波衆多“爛尾樓”,並進行改造。在房地産發展的黃金時代,熊旭強帶領銀億踏上房地産的高速車道,成爲甯波當地數一數二的房地産商。
2012年4月,銀億集團借殼“ST蘭光”成功上市,股票簡稱變更爲“銀億股份”,房地産開發與經營成爲公司主營業務。
熊續強嘗到了資本的甜頭。2014年,熊續強斥資3.5億元入主康強電子。2016年4月,熊續強再耗資8.4億元獲得廣西ST河化29.59%股權,晉升爲實控人。
坐擁3家A股上市的熊續強好不得意。在2018年的胡潤百富榜上,熊續強以295億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被稱爲甯波首富。

宁波入围 2018中国民营企業500强

图片
 

120億大並購擴張觸雷

2016年,熊續強計劃再次轉型,將主業單一的上市公司銀億股份轉型爲“房地産+高端制造”雙主業的綜合性公司。
银亿2016年开始施行“房地产+高端制造”双轮驱动模式。据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中报,来自汽車零部件的营收超过了房地产业务,占据总营收的60%左右,远高于2016年的30%。
图片
 
“银亿不断是一个综合性的企業,九几年银亿就曾经在国内设有制造工厂了,”熊续强向谈到,“以前,很多宁波人住的是银亿建的房子。而当前,银亿的产品有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如今宁波人开的汽車里面。”熊续强认为汽車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将成为主流,他想抓住这一趋势,“汽車和房地产一样,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我们之前就曾经开始规划了。”
2016年,银亿集团一口气花了120亿元收买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内。
銀億股份此前完成這一系列收購花費超過100億元,在克而瑞2016年的TOP200房企榜單中,銀億股份的年銷售額爲61億元。大肆收購的熊續強本身並無充足的資金,他選擇了舉債與股權質押來支撐公司的轉型需求。
年報顯示,截至目前,銀億股份前十大股東中,銀億控股、甯波聖洲、熊基凱、西藏銀億投資、歐陽黎明爲分歧行動人,分別持有銀億股份22.91%、20.11%、17.67%、11.95%、0.39%,合計爲73.03%,其分別質押9億股、7.04億股、7.12億股、4.80億股,合計占總股本的69.39%,股權質押比爲95.02%。
图片
 
那麽,是什麽缘由導致了銀億當下的資金危機?
熊續強在5月21日的年度股東大會上,首度公開進行了還原。
他反思道,客觀環境上的導火索莫過于2018年大環境上的股價暴跌,銀億也未能幸免。去年6月19日,銀億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後市值從原先的400多億元,逐漸蒸發到了現在的80億元不到。而在當時,銀億的股票質押率已經高達80%。
熊續強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杆的力度以及公司對資管新規的適應力。他認爲,三重效應的疊加,形成了銀億資金流動性的困難。
“主觀上,公司轉型力度比較大,剛好在用錢用得比較多。”熊續強進一步向解釋。
120亿元的汽車零部件收买,并非小数目。在2016年地产机构克而瑞的TOP200榜单中,银亿的年销售额为61亿元,位列第181位。
而这一次,踏上汽車产业发展浪潮的银亿,没能躲得过2018年汽車市场下行的压力。根据中国汽車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18年中国汽車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是28年来初次下滑。
整车市场压力自然会直接传导至汽車零部件供应端。“但根据如今的市场情况去质疑此前的收买也是草率的。”熊续强回应称,“市场就是会有波动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曾與徐翔交過手

除了ST銀億,A股康強電子也是熊續強的實控公司之一。股權結構如下:
图片
 
衆所周知,康強電子爲“私募一哥”徐翔的“徐翔概念股”之一。
結合相關公告可知,康強電子于2007年3月2日在深圳證券买卖所中小板挂牌上市,彼時,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爲鄭康定,控股股東爲普利賽思和司麥司。2014年5月,通過股權买卖,銀億控股間接持有康強電子19.72%的股權,熊續強成爲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2014年,熊續強“鬥”徐翔一戰成名。當時剛剛康強電子實控權的熊續強,忽然遭到徐翔的攔路棒喝。
2014年10月10日,華潤信托澤熙6期單一資金信托通過买卖所集中競價系統增持了康強電子股份,增持後持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同年10月29日,錢旭利及其分歧行動人錢靜光及甯波依蘭雅絲護膚品有限公司、甯波盛光包裝有限公司、甯波昊輝電池配件有限公司、甯波安百利印刷有限公司通過买卖所集中競價系統增持了康強電子股份,增持後持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
2015年3月31日,康強電子發布關于公司控制關系認定的公告稱“經本公司審慎判斷,目前公司不存在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
但天助銀億,一年後徐翔被捕,康強電子正式被熊續強支出囊中。

暴跌85%,7萬股東踩雷

2018年,在完成严重资产重组构成“房地产+汽車高端制造”双主业的首年,银亿股份营收89.7亿元,同比下降29.4%;亏损5.73亿元,同比下降136%。
值得一提的是,銀億股份2018年底商譽總額70.7億元,計劃計提資産減值共計13.5億元,其中對甯波昊聖(間接持有美國ARC)和東方億聖(間接持有比利時邦奇)的商譽減值約爲10.3億元。
此外,在巨額商譽懸頂、上市公司資金鏈吃緊的情況下,銀億股份的股價一路下跌,從2018年5月的10.3元高位跌至2019年6月的1.67元,其控股股東也被動減持股票。
就在6月11日,ST銀億稱,2019年6月3日起至2019年6月6日收盤,銀億控股的銀河證券信誉賬戶累計發生被動減持158萬股。本次減持後,銀億控股及其分歧行動人共持有股份29.2億股(其中信誉賬戶持有公司股份6592萬股),占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72.55%。
從複權後的股價上看,ST銀億曾達到12.93元/股的巅峰,截至2019年6月17日收盤,股價報1.94元/股,跌幅高達85%,市值蒸發了400多億。
图片
 
據wind數據顯示,股東戶數有7萬多。
图片
 
去年年底,熊續強接受媒體采訪時稱,24年來,銀億經曆了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也經曆了2004年、2005年的樓市調控,經曆了2011年~2015年長達五年的甯波樓市低迷期,銀億都挺過來了。
熊續強稱,目前,銀億正在加快處理低效資産,剝離非主營業務,調整産業結構以謀劃新的發展之路。目標是到2020年實現銷售支出超千億元,利稅超百億元。

編輯:

本文標簽: 甯波首富徐翔
热门关键词: 腾博会娱乐官方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站是多少 腾博会娱乐是真的假的 腾博会娱乐网址是多少 腾博会官网大厅下载 腾博会娱乐靠谱吗 腾博会娱乐平台 腾博会娱乐app 腾博会娱乐城 腾博会娱乐老虎机 腾博会娱乐在线 腾博会娱乐场 腾博会娱乐客户端 腾博会娱乐国际网站 腾博会娱乐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下载 腾博会娱乐国际 腾博会娱乐游戏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页版 腾博会娱乐电子游戏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 腾博会娱乐注册 腾博会娱乐官网 腾博会娱乐平台官网 腾博会娱乐线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怎样样 腾博会娱乐登陆 腾博会娱乐下载
苏州市 大庆市 哈尔滨市 南阳市 嘉兴市 大连市 重庆市 威海市 武汉市 台州市 福州市 南京市 石家庄市 广州市 郑州市 佛山市 昆明市 长沙市 泉州市 北京市 上海市 济宁市 洛阳市 临沂市 常州市 东营市 保定市 邯郸市 西安市 沧州市 绍兴市 潍坊市 宁波市 天津市 温州市 成都市 长春市 无锡市 淄博市 烟台市 南通市 济南市 沈阳市 东莞市 唐山市 青岛市 金华市 徐州市 杭州市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