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主頁 > 博文 > 注释

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河南少年常某值得同情?

內容導讀: 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縣人民法院,將開庭審理常某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一案。 看到最新音讯,原來從去年12月20日,常某在杭州主動投案自首,因涉嫌尋釁滋事被捕後,就不断被羁押在看守所,家屬和律師多次申請取保候審,都被拒絕。 什么时分,看守...

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縣人民法院,將開庭審理常某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一案。

看到最新音讯,原來從去年12月20日,常某在杭州主動投案自首,因涉嫌尋釁滋事被捕後,就不断被羁押在看守所,家屬和律師多次申請取保候審,都被拒絕。

什麽時候,看守所能對那些打學生的老師有這麽深的癡情,我敢說,中國未成年人保護事業將更上一個台階。

常某能否構成尋釁滋事犯罪,似乎已經不太重要。從中國邏輯看,既然他被關了這麽久,那麽罪名八成是要成立的,否則這麽大的案子如何收場?

但我必須要說,被打老師張某能否像常某以及常某的不少同學所述,在20年前也曾辱罵毆打過張某及同學,法庭也應該全面核實,這不僅關乎常某的罪責。

是的 ,法律應該確保公平和公正,但事實上法律只能保護部分人的公平公正。就像常某家屬和不少網友所說的,如果常某當街毆打20年前班主任是違法犯罪,那麽該班主任如果在20年前毆打過張某,就不是違法犯罪嗎?何必厚此而薄彼呢。

被打的老师张某究竟有无在20年前打过先生常某等人,他本人最清楚了。如今 常某被关在看守所里等待审判,张某午夜梦回,扪心自问,不知还能不能检视出“良心”二字?

他本来有機會挽回一些尊嚴。以年邁之身,被多年前的學生當街毆打報複,師道尊嚴淪喪,無疑是師生一體的悲劇。事發後,張某本應該站出來說出真相,如果被常某無故尋釁,大張旗鼓維權便是。如果常某毆打他事出有因,那麽一打泯恩仇,回以諒解和忏悔,我想常某和同學們,以及無數網民都會敬他是條漢子。

结果他呢,不断沉默着,如今案子都快开庭了,还是不表态 ,让家属和辩护律师去“找法院”。这样的老师,于公于私,可谓愚极。

按照常某之前所说,20年前,他被老师张某逼着蹲在讲台下,踹头十几下,我不知道 栾川警方就此有无调查核实?

在20年前,以及20年來,栾川縣應該都是有警察的,他們有沒有布控抓獲過毆打虐待學生的教師?

我們在法律框架之外,以更高的維度審視此事。那就是:既然老師可以打學生被視作平常,那麽學生就不能打老師就不能被定罪。

在基層農村,尤其還在20年前,鄉村教師體罰凌辱學生可以說是家常便飯。以我爲例:

在小學二年級,我被女數學老師打了一頓,她還用紅色毛病在我臉上花了一個大大的×,罰我在講台前跪了一節課;

初中二年級,班主任當著五六十個同學罵我,“別人有問題,衣冠還是整潔的,你看你,臉都洗不幹淨……”——確實他沒說錯,在零下幾度的氣溫裏,大家都記在一個水龍頭前,胡亂扒拉幾下臉,不幹淨的並非我一個;

不断到了高一上学期,一天晚自习,班主任忽然从门外冲进来翻我课桌,他怀疑我在看小说,但他扯过去才 发现,我看的是人教版语文高中第一册附录的繁体字表,但这位个头不足160厘米的锉男为了证明本人的正确,还是扯了我几下耳朵,“你看这有什么用,你给我说!”

這個侏儒般的男人,我可以一拳打倒他。但臨近成年的我明白,一旦我反抗,從學校到我父母,都不會支持我。

……

非親曆者,難以想象一個成年教師對學生的凌辱能到什麽地步。小學四年級,數學老師罵一個作業本破舊的學生,“你家這麽儉省,煮面條估計都不放鹽,你媽甩鼻涕下鍋當鹽使的吧。”

十來年後,我偶遇這位同學,提及這件事,這個粗壯的漢子眼眶泛紅,“旭陽,你都沒留意到,我四年級沒讀完就下學了?”

其他亲历和目睹的不愉快的校園经历,就不说了。当我看到常某在论坛里的发言后,就告诉一位网站编辑,“我认为他说的失实”。与他不同的是,我挨揍受辱没他那么酷烈,我也没有打算找当年的老师复仇。

但我是永遠不會原諒他們的。無論他們多麽缺乏教育和修養,內心有多少焦慮和暴戾需求發泄, 去欺辱沒有反抗能力的未成年學生,無疑都是懦弱無恥透頂。

我倒願意原諒患有精神病的教師,但這樣的教師生起氣來,應該連校長都敢打——我一個都沒遇到過。

爱打先生的教师,转过脸去,照样是八面小巧的職場人。他们不敢打乡长的儿子,也不敢打派出所长的女儿,被他们盯上的,都是些家里没钱也没权的可怜虫。

就像办公室性骚扰,教室里的肢体暴力,也是腾博会娱乐平台权力的扭曲。教师们打穷先生,身后却站着一整套压榨性的体制和腾博会娱乐平台,所以他们除非打死打残小孩,基本不用付任何代价,就越打越嗨。

儒家倫理的下流和不靠譜次要體現在,它尊奉“天地君親師”,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綱常來規整人們的行爲,卻對于“望之不似人師(父、夫)”者,缺少必要的制衡。弱者要在如此變態的關系網中求生,少挨打少受氣,只能仰仗差序格局下強者的睿智和慈悲。

所以,很多中國父母也是不合格的。對一些中國孩子來說,父母皆禍害。也引得人哀歎,爲什麽做父母就不需求考試呢?

做教師是需求考試拿證的,又如何?我不否認,從長線來看,中國教師的職業化程度和道德水准不断在进步,但常某和我,以及無數中國學生的遭遇,豈是道德君子們鼓噪幾篇正能量時評,刮一陣大風就能吹走的?

還有一些教師,不知道是吃錯了藥,還是吃撐了肚子,跳出來爭辯說,“大部分教師對孩子都很好”,顯然這些教師認爲本人屬于“好老師”。然而,常某打的是“壞老師”,與你們何幹?那些“壞老師”打人的時候,你們“好老師”們又在哪裏?

輕言寬恕,誰都會,尤其那些沒挨過耳光,有點欠揍的人。寬恕首先是被傷害者一種選擇,一旦成爲道德脅迫,就必將形成二次傷害。

魯迅先生早已目睹了這一切,在遺囑中他說,“損著別人的牙眼,卻反對報複,主張寬容的人,萬勿和他接近。”

文章已于2019-06-10修正

編輯:

本文標簽:
相關閱讀
热门关键词: 腾博会娱乐官方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站是多少 腾博会娱乐是真的假的 腾博会娱乐网址是多少 腾博会官网大厅下载 腾博会娱乐靠谱吗 腾博会娱乐平台 腾博会娱乐app 腾博会娱乐城 腾博会娱乐老虎机 腾博会娱乐在线 腾博会娱乐场 腾博会娱乐客户端 腾博会娱乐国际网站 腾博会娱乐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下载 腾博会娱乐国际 腾博会娱乐游戏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腾博会娱乐网页版 腾博会娱乐电子游戏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 腾博会娱乐注册 腾博会娱乐官网 腾博会娱乐平台官网 腾博会娱乐线上娱乐 腾博会娱乐怎样样 腾博会娱乐登陆 腾博会娱乐下载
苏州市 大庆市 哈尔滨市 南阳市 嘉兴市 大连市 重庆市 威海市 武汉市 台州市 福州市 南京市 石家庄市 广州市 郑州市 佛山市 昆明市 长沙市 泉州市 北京市 上海市 济宁市 洛阳市 临沂市 常州市 东营市 保定市 邯郸市 西安市 沧州市 绍兴市 潍坊市 宁波市 天津市 温州市 成都市 长春市 无锡市 淄博市 烟台市 南通市 济南市 沈阳市 东莞市 唐山市 青岛市 金华市 徐州市 杭州市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

              <kbd id='btytynsd534'></kbd><address id='btytynsd534'><style id='btytynsd534'></style></address><button id='btytynsd534'></button>